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冬的博客

中国经济的研究

 
 
 

日志

 
 
关于我

陶冬博士,瑞信的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 1998年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主管亚洲区经济研究。个人更侧重于对中国经济的研究, 但同时兼顾亚洲区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此前,任香港宝源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及中国研究部主管。   陶冬先生拥有美国犹他大学博士、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士。他曾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4年中国宏观调控作出过前瞻性分析和预警。

网易考拉推荐

欧盟危险的先例  

2013-04-04 06:4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塞浦路斯救援问题上,欧洲领袖再一次展现出他们具有创意的自我摧毁能力。

塞浦路斯是一个依赖于金融业的小国,该国GDP仅占欧盟GDP总量的0.1%,但是塞国的银行资产却达该国GDP8(以广义的银行资产负债计算,银行总资产更高达本国GDP22)。不过,塞浦路斯在某种程度上又是一个特例。目前塞国所面临的是银行危机,而非主权债务危机。银行危机相对比较处理,但如果处理不当,也随时有转化为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

欧盟基本上把塞国危机当做一个特案来处理的。塞浦路斯在过去十几年,执意扩充离岸金融,把它打造成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这个过程涉及到许多不规范的银行经营,甚至洗黑钱。而且塞浦路斯银行的储蓄利率人为地高出其他国家一截。欧盟趁着危机试图通过救援金做杠杆,拔出塞国离岸银行这个眼中钉,在提供救援金上提出了极其严苛的条件,迫使塞就范。以塞浦路斯的国家规模和其银行的规模,这是一个可救援的、值得救援的案例。

然而,欧盟在处理危机上显得欠考虑,其做法为今后更大的危机埋下了种子,因为在处理塞国危机上,欧盟开了一个先例。首先,一改过去以公共资金和欧洲央行资金救援的模式,而要求银行股东、债权人、和储蓄人承担主要损失。这种做法本身从道义上无可非议,因为相关人士和资金的确存在“道德风险”(moral hazard),但是此举对所有欧洲银行的股东、债权人和储蓄者都是一个震撼。在此模式下,一旦哪个国家遭遇风险,资本市场抛售和储蓄挤提必然成为民间危机反应的新行为模式。欧洲银行缺少美国FDIC这样的储蓄保险,杠杆高,资本金不足。当下一个危机出现的时候,资金的理性反应便是外逃,由此对欧元区带来更高昂的营救成本,更广泛的蔓延范围,甚至直接威胁欧元的稳定。

再者,塞国实施了资本管制,此举短期来看似乎可以放缓资本外逃的速度,但是也封住了新的民间资金流入的大门。当资金跨境流动变得不确定的时候,试想哪一家商业银行还敢将资金拆借给塞浦路斯银行?

第三,当欧盟把塞浦路斯离岸金融中心这个钉子拔掉的时候,也震断了该国经济的命脉。除了金融业外,塞浦路斯其实没有其他赖以生存的经济支柱。由于欧元高企,塞国的旅游业竞争力大打折扣。预计今后两年,经济起码萎缩两成,就业低迷,税收下降,最终导致该国的主权债务危机。欧盟所做颇像西方的笑话“手术很成功,不过病人死了。”

总之,目前所见欧盟拯救塞国的方案,显示出了其新的立场、新的模式,但这个模式看上去更像欧洲对着自己的脚坚定地“砰”地开了一枪,只是枪伤要慢慢显现出来。


本文原载自广州日报,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