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冬的博客

中国经济的研究

 
 
 

日志

 
 
关于我

陶冬博士,瑞信的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 1998年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主管亚洲区经济研究。个人更侧重于对中国经济的研究, 但同时兼顾亚洲区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此前,任香港宝源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及中国研究部主管。   陶冬先生拥有美国犹他大学博士、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士。他曾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4年中国宏观调控作出过前瞻性分析和预警。

网易考拉推荐

东欧危机在蔓延  

2009-03-04 03:3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年前柏林墙坍塌,将东欧各国送上了民主化的道路。十年前北约东进以及五年前欧盟扩张,为东欧带来了一场经济繁荣。今天全球陷入同步衰退,金融危机此起彼伏,东欧经济面临着崩溃的威胁,而此又可能反过来影响世界经济和市场。东欧火药库的导火索,在嗞嗞作响。

东欧各国今天的经济数据,几乎重组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亚洲国家所有的病症:信贷无节制扩张、过度投资、巨额贸易赤字、严重依赖外债、外汇储备不足、政府无能。90年代末美国消费上升,亚洲国家依靠强劲的出口,稳定住了汇率,并将经济推回正常的轨道。东欧国家今天面对的,却是萧条的欧洲市场和衰退中的全球经济。

欧盟东扩,为东欧国家带来了历史性的机遇,西欧市场门庭洞开、海外投资涌入、大批劳工在欧洲找到薪水高出许多的工作,东欧经济出现了空前的繁荣。

同时,东欧又是全球信贷泡沫的主要受益人之一。笔者认为,继美国CDO、英国房地产、能源商品价格之后,东欧乃葛林斯班泡沫的第四大得益者,外围的流动性触发了国内的信贷扩张和资产价格上升。

2005年之后,西欧银行大举入侵东欧,收购本地银行作为贷款的窗口。西欧经济长期不景,业务扩张空间有限,迫使它们面向海外市场。欧盟东扩,将新兴欧洲变成发达欧洲的后花园,欧洲的跨国金融机构蜂拥而至。这些被收购的本地银行的内部监管并未达到标准,但又获得了跨国集团的资金来源,信贷于是像“爆米花”一样膨胀起来。经济的景气和资产的升值,刺激起更大的信心,外债滚起雪球,外资银行的贷款在之后的三年飙升三倍,总额达到1.656万亿美元。

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海啸,打破了信贷─经济─资产价格的正面互动,外资开始撤离。债券市场信心低迷,过去很容易做的再融资,变得几乎不可能。没有资本流入来支持贸易逆差,汇率开始贬值,加深了资金对偿付能力的担心。于是恶化循环启动,信心动摇。东欧在今年有2,000亿美元债务需要再融资,同时需要1,000-1,500亿美元来解决银行坏帐。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依靠市场资金供应,根本是不可能的。

实体经济所面临的挑战同样严峻。西欧已陷入战后最严重的衰退,失业飙升,需求大减,东欧制造业的出口订单急剧萎缩。同时,在各国打工的外劳纷纷被裁,海外工人的汇款金额势必大受影响。东欧地区除个别国家外,今年经济基本上都是负增长。经济形势恶化,必然导致企业倒闭潮,再影响金融行业的健康。

IMF开始出手拯救有需要的国家,不过开出的药方却十分苦涩。IMF要求紧缩财政和货币政策,这对已经陷入衰退的东欧国家经济不啻雪上加霜,并触发一系列社会矛盾、甚至政治动荡。接受IMF162亿美元援助的乌克兰,在几个月内便偏离IMF所订的重整方案,凸显其对社会、政治的负作用。

其它拒绝参加IMF计划的国家,则通过扩张性政策来刺激经济,希望经济的好转可以最终走出债务陷阱。不过降息的后果是资金外流,汇率贬值,甚至可能导致国家主权评级被调低,令再融资变得更困难。

东欧危机的致命伤是汇率暴跌。新兴市场本来就在高息借贷,一旦汇率再贬30%,便将原来有偿还能力的企业也推向违约。企业破产反过来拖垮银行系统,使实体经济全面崩溃。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传导机制,似乎在东欧重演。

东欧经济迈向深度调整,已难避免。这场危机会如何牵连欧洲银行,甚至触发全球范围内新的金融海啸更值得关注。奥地利的银行借给东欧3,000亿美元,相当于该国GDP的68%。如果加上由意大利拥有的奥地利银行的贷款,总贷款额等于全国GDP。在东欧所借的1657亿美元外债中,属于欧洲银行的占到1511亿(为其对新兴市场贷款总额的45%)。次贷危机爆发迄今,欧洲银行所受到的打击如美国银行一样沉重,而且欧洲的杠杆率却迟迟降不下来。东欧破产一定会使欧洲银行的资本金再受重创,如果没有政府施以援手,信用评级可能被调低,资本成本上升,甚至遭到挤提。

欧洲政府在出手救援银行上向来迟缓,而且各有盘算。一旦危机爆发,延误时机是一大风险。欧洲央行的唯一政策目标是维护价格稳定,不像联储,它连区域内银行都不能充当最后救援人(lender of last resort),遑论拯救东欧。东欧危机目前并不是整个区域的全面危机,波罗第海国家的情况好过乌克兰,波兰和捷克的情况好过匈牙利和罗马尼亚,总体上危机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如果听由危机发展、蔓延,则可能变得不可收拾,最终影响欧洲银行的资产质量。

一旦欧洲银行出事,会不会像去年美国银行不稳,带来整个市场的连锁坍塌和资本价格新一轮调整?只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

 

(本文原载于台湾经济日报,为作者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