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冬的博客

中国经济的研究

 
 
 

日志

 
 
关于我

陶冬博士,瑞信的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 1998年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主管亚洲区经济研究。个人更侧重于对中国经济的研究, 但同时兼顾亚洲区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此前,任香港宝源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及中国研究部主管。   陶冬先生拥有美国犹他大学博士、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士。他曾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4年中国宏观调控作出过前瞻性分析和预警。

网易考拉推荐

陶冬:越南的风险是银行危机  

2008-07-02 20:06:34|  分类: 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之间,越南由天堂跌落至地狱。越南已经踏入了经济危机的大门,情势肯定会进一步恶化,但是笔者认为,这不是另一场亚洲金融风暴的开端。笔者对越南经济的诊断是:流动性失控导致资产价格失控,政府的无所作为延误了医治时机,当资产泡沫崩溃时,经济肌体受到了弥散型冲击。

2006年加入WTO,吹响了越南经济起飞的号角。加上中国生产成本上升、汇率升值,越南成为新的世界生产基地之首选,外资蜂拥而入。净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在2007年占GDP的9.4%,今年更占到14%。外资流入速度之猛,在现代经济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何况越南目前的市场机制、金融体制、基础设施并不成熟。

同时,为加快经济现代化和方便企业集资,越南股市在三年中迅速蹿起,对海外的股票资金更是门庭洞开,外资交易占到股市总成交额的七成。于是股价飙升,越南股市交易量一度超过中国台湾股市的交易量,而前者的市值仅为后者的4%。海外土地基金也大举入侵,纷纷占地起楼。

海外资金暴增,带来了几个后果。首先,央行被迫干预汇率以防止越南盾过度升值,国内资金流动性迅速膨胀。其次,各地大兴土木基建,导致财政(包括预算外财政)赤字上扬。第三,内需强劲,进口大幅上升。经常项目赤字今年估计占GDP的17%(2007年为6.3%,2006年为0.3%)。第四,资产升值带来消费繁荣,通货膨胀随之升温。然而,这一切在政府眼中,都是繁荣的表现,是开放的成果,经济过热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遑论对应措施。

全球粮食价格上涨,迅速将越南带入恶性通货膨胀(今年5月CPI通胀为25%),成为经济局势由盛转衰的催化剂。央行被迫大幅加息,贬值货币并控制外汇兑换。国际上惊呼亚洲危机重演,三大评级机构同时调低信用评级展望。过去潜在的矛盾,一时间全部暴露出来。

越南的股市价格从去年顶峰已下跌六成以上。胡志明市房价大约跌75%,河内房价跌50%左右。越南盾汇率贬值3%,不过无本金外汇远期汇率表明市场预期汇率在今后一年还会下跌30%。

政府应对不当、坐失良机,应当说是这场危机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一个重要原因。越南长期处于巨额贸易赤字状态,国际收支过去需要国际援助来平衡,因此对突然涌来的海外资金来者不拒,哪怕资金流量与本国经济容量已明显不匹配。如此心态下,政府听任流动性泛滥,资产价格飙升乃是必然的结果。当经济过热日益明显、通货膨胀愈演愈烈时,央行表现得举棋不定——几乎听遍所有访越经济学家的意见,就是没有行动。

其实,越南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也很值得怀疑。越南民众对本国货币和银行体系并无信心,储蓄中仅有四成放在银行,其它以美元、黄金的形式存在(甚至有楼盘以黄金开价)。在一个手机数目超过银行账户数目的国度里,货币政策的局限性是可想而知的。

那么2008年的越南,是不是1997年的泰国?笔者认为不是。在表面症状上,今天的越南与当年的泰国有许多类似之处,但是危机的传导机制并不相同。今天流入越南的海外资金主要是直接投资,是机器、砖头,很难一夜间流走。越南民众对本国货币的不信任,会表现为将储蓄转成黄金或境内美元,但是未必出现大规模资金出逃。而且越南毕竟是前计划经济国家,政府从外币兑换到股市交易上仍有重大管制能力,危机的动力估计会慢慢渗出而非一次性爆发。同时,亚洲其他国家相信会在必要时伸出援手。

笔者的最大担心不在资本项目危机、汇率危机,而在可能出现的银行危机。越南的银行普遍有市场发育不成熟、资本金不充分的问题。许多银行(尤其是股份银行)将大量资金贷向股市、房市炒作,相信损失惨重,甚至血本无归。这些尚未在它们的账面上显露出来,解决方案更无着落。如果因大量坏账而导致银行信用危机,甚至挤提,则事态会变得非常严峻。

越南的利率势必在目前水平之上再大幅上调,越南的汇率有可能一夜间大幅贬值,但是最终扭转局势的,相信是一连串的行政手段、宏观调控。笔者认为,越南经济的走势可能更像中国1995-1997年,而不是泰国1997-1999年。

一场资本的狂潮和一些政策的失误,可能令越南失去3-5年。对于一个刚刚迈向市场经济的国家来说,是一个惨痛的教训。不过笔者对越南的未来仍充满信心。越南的人口结构非常年轻,文盲率低,工人富纪律性,政府似乎也愿意改变,肯于学习。中国又出现了制造业转型和生产成本上升。在一轮货币贬值后,越南更有资格做世界加工厂。

越南经济的底子,基本上相当于中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水平;越南搞改革的模式,基本上是中国过去二十年的套路(在个别领域中学生超过了老师);越南危机爆发前的症状,基本上中国都有。越南经济抗冲击能力较差,政府危机处理能力严重不足,于是先去了一步。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