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冬的博客

中国经济的研究

 
 
 

日志

 
 
关于我

陶冬博士,瑞信的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 1998年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主管亚洲区经济研究。个人更侧重于对中国经济的研究, 但同时兼顾亚洲区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此前,任香港宝源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及中国研究部主管。   陶冬先生拥有美国犹他大学博士、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士。他曾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4年中国宏观调控作出过前瞻性分析和预警。

网易考拉推荐

奥运蜜月期  

2008-07-12 14:49:39|  分类: 言论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信趁奥运会能够在股市上发财的人,都亏惨了。上海A股指数从去年高位被腰斩,证明奥运会并不能使股民刀枪不入。股民们没有等到奥运行情,等来的却是一场股灾。

开奥运会,的确可以为当地的资产价格带来一定的利好刺激。历览过去的九届奥运会,在盛会之前的四年中,举办国股市平均上升56%,举办城市房价平均上升13%。不过在2005-07的三年中,A股股价已经飙升3倍,北京房价翻了近一倍,中国其它地方的房价也出现了类似的涨幅。换言之,奥运会的利好,在相当程度上已被过去几年资产价格的狂飙所透支,中国的股价、房价不等奥运结束便要“回归理性”。越南在资产泡沫崩溃之后惊爆经济危机,也为北京领导人响起警号,对于“救市”也变得更慎重了。

尽管市场上近来没有人从奥运故事中讨到便宜,笔者认为奥运会的政策蜜月期已经开始。通货膨胀是牵动北京决策层心的最大不确定因素。CPI通胀连月下降,尽管降幅不大却开了一个好头。笔者相信食品通胀会在今后数月逐步回落,带动整体通胀数字下降。价格往往是易升难降,通胀的回落速度估计不会很快,但是下降本身便是给北京政策制订者的定心丸。

同时中国经济增长过度失速的风险也在减少。出口回落远远好过预期,地方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又在加速,私人消费依然理想。几乎可以肯定,中国能够维持起码9.5-10%的GDP增长,甚至更高。次贷危机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有限,增长已经开始回稳。GDP增速略微放缓,对于一个过热的经济来讲是好事。增长环节上的不确定性正在减弱,应该是一个中肯的判断。

通胀压力纾缓、增长风险褪去,为中国政府制造出一个难得的窗口期,因此宏观调控的力度不必象之前那么大。在六月中举行的“省区市和中央部门主要负责同志会议”上,北京部署了下半年的经济政策方向。这个高规格的政策会议,不断强调风险控制、大局稳定,确保经济的平稳发展,确保奥运会的顺利召开。笔者对它的解读是:控制风险于未发中,如无大的意外,新政策出台上北京倾向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不变应万变,凡事拖到奥运会之后再说。

这意味着一段罕见的政策平稳期,政府对经济、市场持相对宽容的立场,宏观调控也变得以求稳为主。今后几个月,笔者称之为“奥运蜜月期”。

开奥运会对实体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大。中国是一个大国,北京投资不过占全国总投资的1.8%,因此对总体经济的拉动作用并不明显。北京不是雅典,也不是悉尼,可提供类似参照的应该是亚特兰大奥运会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奥运会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更多地体现在政府政策层的心态上。中国人的民族性决定了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国际盛会,必须在喜庆中开始、圆满中结束。奥运会既要对外展示中国的经济、社会成就,同时又要对内凝聚人心。换言之,北京奥运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是领导人青史留名的机会。如果条件许可,无论在经济上还在股市上,决策层都有营造一个稳步向上的氛围和感觉的需要。

稳定和减少风险,好象已成为政策的主旋律。其中最明显的是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政策表述。六个月以前,政府对房地产以打压为主,希望通过房价下调来达到社会稳定。今天北京的语调变得和缓一些,希望稳定房价来减轻增长突然失速的风险。政府半抱琵琶式的松口,未必马上将购买力引出来,不过政策风险的确小了一点。类似的现象,还可以在信贷政策中看到。

盛会之后,形势未必即刻逆转,不过笔者相信一批积压已久的措施可能出台。中国对成品油价格和电价的管制积弊已久,制造出一轮又一轮的“油荒”、“电荒”,政府的措施往往是治标不治本,拖过初一再拖过十五。最近推出的油价、电价调整,并未根本地解决油商和电厂的困境。以目前的煤/电价格格局、石油/汽油价格格局,油商、电厂们不仅亏损,有些可能出现现金流短缺、甚至倒闭。上半年电厂建设速度骤降,反映出“越发电越亏钱”的窘境,为今后几年更大的电荒埋下令人不安的伏笔。笔者相信,进一步的油价、电价改革已难久拖。

油价、电价上涨,加上工资上扬,可能触发经济中的第二波通货膨胀。物价、工资攀比上升,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在2009年最棘手的问题,可能成为市场动荡之源。

尽管中国远离美国次贷危机,尽管中国经济基调良好而美国已到衰退的边缘,中国的A股和H股跌得比美国的S&P多出许多,成为世界股市今年表现最差市场中的两个。一轮调整之后,H股(MSCIChina)2008年PE为12倍,A股PE为17倍。这些与世界平均(MSCIWorld)的12倍相比,似乎已进入合理区。关键是市场情绪。

 

本文原载于财讯月刊,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