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冬的博客

中国经济的研究

 
 
 

日志

 
 
关于我

陶冬博士,瑞信的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 1998年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主管亚洲区经济研究。个人更侧重于对中国经济的研究, 但同时兼顾亚洲区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此前,任香港宝源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及中国研究部主管。   陶冬先生拥有美国犹他大学博士、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士。他曾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4年中国宏观调控作出过前瞻性分析和预警。

网易考拉推荐

四面楚歌中的美元  

2006-10-20 19:5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菲特看空美元失利清仓离场后不久,美联储宣布停止加息,欧洲央行加快加息步伐,日本央行连续释放对通胀措词严厉的言论,英国、澳大利亚在沉寂多时之后重踩刹车,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也纷纷抽紧银根。一时间,美元似乎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小阳春”后,美元已重回贬值轨道

 

陶冬/文

 

老猫烧须,在市场上已屡见不鲜。投资界殿堂级人物巴菲特,在诱惑重重的IT泡沫期将看不懂的科技股拒之门外,至今仍为人称道。但在美元上,巴菲特起个大早,赶上晚集,拎起西瓜又放下,最后捡了个芝麻。

 

美国的财政、贸易双赤字呈爆炸性增长,巴菲特开始看空美元,近年大量买入沽空美元的远期合约,最高时美元空仓达到218亿美元。然而在美国经济一枝独秀、联储不断加息的情况下,美元在2005年出现了一个小牛市,使巴菲特在一年中损失近十亿美元。巴菲特投资旗舰Berkshire Hathaway的年报显示,股神将美元空仓在今年第一季度缩减到54亿美元,第二季度末更只剩12亿美元沽空仓位,不到高峰期持仓量的6%。

 

就在巴菲特清仓离场后不久,美国联储宣布停止加息,欧洲央行加快议息步伐,日本央行连续释放对通胀措词严厉的言论,英国、澳大利亚在沉寂多时之后重踩刹车,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也纷纷抽紧银根。债市资金流出美元资产。一时间,美元似乎陷入四面楚歌之境。

 

巴菲特对美元基础面的分析无疑准确,然而投资时机未有较好把握。美国的双赤字已如同美元的两块缚腰巨石,随时可能将世界第一货币沉入水中。

 

布什入主白宫五年,不仅将克林顿任内的2360亿美元财政盈余挥霍一空,还积下11390亿美元赤字,今年可能再增添4000亿美元财政逆差。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天文逆差。传统上,共和党主张小财政、减税,而民主党支持大财政、加税。布什领导下的共和党的财政理念则蜕变成大财政、减税、发债。如此做法讨好了选民,但掏空了国库,为美国经济的长期稳定以及财政收支的动态平衡埋下一个重大的隐患。

 

对于财政严重超支,布什口头上说要纠正,其实并不在意。从美国利率水平(尤其是按揭利率)、个人消费、房地产市道看,今天的情形较两年前差,但远好过2000年布什上任之时。没有选民的压力,也就没有执政者改弦易辙的动力。何况布什第二任内的头号施政目标是医治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领域的沉疴。随着战后婴儿潮一代陆续进入退休年龄,政府在医疗及福利上的开支将大幅上升,国家财政面临难以为继的窘境。布什希望将此开支由“国家包干”转向“公私共同负责”,令其货币化、市场化。为促成改革,华盛顿会以税务抵免作为润滑油,不过其代价是财政状况的进一步恶化。

 

美国经常项目逆差在2005年创下7915亿美元的新高,较2000年数字几乎翻了一倍。经常项目的恶化,本质上是美国消费者过度消费的折射。30年前,美国也曾拥有过双位数的储蓄率,但借贷消费已成为今日美国社会的主流。近年高企的住宅价格及业主的按揭重做,为过度消费注入新的现金流,带动了经济上扬,也加剧了贸易不平衡,更为消费以及汇率的长期稳定增添了不安定因素。

 

近月美国消费出现了放缓的势头。不过这只是从“亢奋消费”回归到“常态消费”,短期内大跌的风险不大,而且第三季度的汽车大减价随时可能带动新的反弹。更重要的是,随着生产线外移、服务业外包,美国的经常项目呈结构性逆差,必须通过美元汇率下滑来刺激出口、削减进口。

 

但是美元又大跌不得。资助美国庞大双赤字的是中东石油美元和亚洲外汇储备。正是由于这批廉价资本的涌入,美国经济才没有被双赤字拖垮,而且日子过得还不错。美国短期政策利率在三年内连升4.25%,但债市的长期利率几乎没有变化。外来资金是美国经济、市场的支柱。过度的美元贬值,势必导致资本涌出,后果不堪设想。

 

新任财政部长保尔森的华尔街背景及其支持强美元的言论,令人联想到前财长鲁宾和他一手缔造的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的美元强势。笔者认为,两人的共同之处止于同出高盛一门。鲁宾的强美元靠的是大量财政顺差及小得多的贸易失衡,靠的是美国经济的上升周期及其他经济体的乏善可陈,靠的是动力十足的美国股市、债市,靠的是克林顿总统的重用和信任。这些条件,保尔森一个没有。他能做的,不过是引导美元的有序调整,确保不出现资金决堤式外逃,维持经济和市场的稳定。

 

从上世纪70年代起,美元每七年有一次比较大的转势(90年代中有两年除外),笔者称之为“七年之痒”。本次美元弱周期始于2002年初,相信会持续到布什2008年离任。其间少不了反复,各国经济也会此消彼涨,但是美元的基础面大致不会出笔者所料。四面楚歌声中的美元,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小阳春”后,已重回贬值轨道。巴菲特凭剩余的美元空仓赚了一亿多美元,但不知他有没有听过"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句中国俗语。

 

(作者为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师。本文原载于2006年8月证券市场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